欢迎您!
主页 > 真正118论坛 > 正文
“点翠” 动物维护与非遗传承之困
日期:2021-04-02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:

  “点翠” 动物维护与非遗传承之困

  白胸翡翠鸟纳入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录》;非遗传承人用其余资料替换翠羽,盼望技艺可传承下去

  3月18日,肖玉妹展示用染色鹅毛取代翠羽进行点翠制作。图为把剪下来的鹅毛粘在胎体上。

肖玉妹展示点翠的伎俩及工具。

肖玉妹展现点翠修复作品。

  肖玉妹展示点翠作品。A08-A09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

  靠窗的木桌上,摆放着浸染成蓝色的鹅毛。

  肖玉妹坐在桌前,拿起一片鹅毛重复修剪,其间一直捏着它跟孔雀金胸针底座比对。反复数次后,她才拿起胶水,把羽毛粘到胸针的“尾巴”上,足足花了十多分钟。

  这项技能叫“点翠”。

  点翠工艺是一项传统的金银首饰制品工艺,是金属工艺和羽毛工艺的联合,先用金或鎏金的金属做成不同图案的底座,再把翠鸟背部靓丽的蓝色羽毛镶嵌在座上,以制成各类首饰器物。

  肖玉妹是北京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“肖氏点翠”的第三代传承人。肖家以前常用的材料是白胸翡翠的羽毛,那是肖玉妹的父亲于1992年在广州购买的存货。

  今年2月,白胸翡翠被纳入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录》,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。北京警方也破获一起非法发售、收购名贵濒危野生动物白胸翡翠制品案件,起获白胸翡翠制品等点翠工艺品107件。

  这将本就备受争议的点翠工艺,再次推向风口浪尖。有网友评论,“有多漂亮,就有多残忍。”

  如今,点翠业内多用染色鹅毛、孔雀羽毛、鹦鹉羽毛等材料制作仿点翠作品。肖玉妹也是如斯,虽然对将来仍有诸多迷惑,她却不担心这项技艺会因而失传。

  “点是技艺,翠是文化。愿望大众可以更好地懂得翠的文化,不要误解它。”

  “点”指其工,“翠”为其料

  肖家的点翠手艺曾名满京城。

  肖玉妹的爷爷肖志峰曾于1960年主持修复明定陵出土的四顶凤冠,父亲肖广春长短遗传承人,1986年为长城工艺美术品厂复制了两顶明万历凤冠,今年41岁的肖玉妹则是“肖氏点翠”的第三代传承人。

  “把翠鸟的羽毛粘在花丝镶嵌的胎体上,这个进程就称之为‘点翠’。”3月中旬,肖玉妹正在工作室里,为一只金孔雀胸针进行点翠。

  这是一项极为过细的手工艺。

  肖玉妹左手拿起一片染成蓝色的鹅毛,右手用剪刀顺着纹理剪下一小片,得出或许的花瓣状,再微微地捏着它,照着胎体比对,又持续修剪其细节。“翠羽必需和胎体完全合乎,不大不小才难看。”

  如此重复数次,才把小指甲盖般大的鹅毛剪好,缓缓嵌入胎体中。

  鹅毛与胎体,依附着胶水彼此粘连。肖玉妹先把白乳胶倒在圆盘中,再拿出一只奇特的“羊毫”,它一头是狼毫,另一头是竹签。狼毫粘好胶水刷于胎体,再把鹅毛贴上,转用另一头的竹签,沿着胎体边角按压固定羽毛。

  十多分钟时光,肖玉妹只粘完了孔雀胸针“尾巴”上的一小片羽毛。

  肖玉妹介绍,一个完全的点翠,重要分为“熟翠、定翠、选翠、铡翠、裱翠、点翠、阴干”7个步骤。即使是技艺娴熟的老艺人,实现一个巴掌大小的点翠作品,也需要耗费一终日的时间。

  点翠的“点”指其工,“翠”为其料。

  不同的翠羽有不同的颜色,在真正开端“点”之前,还须要把色彩配好。在肖玉妹看来,点翠是一项极耗眼光的活儿,眼睛对颜色的对照要非常敏感,才干分辨不同颜色的差别。

  “点”是最消耗时间的步骤,需要把翠羽精致地镶嵌在金银制成的胎体上。“有些是花丝镶嵌的胎体,要按照花丝的边沿,分绝不差地把翠羽贴到上面。”肖玉妹形容这个过程像“绣花一样”,需要耐烦和审美。

  “翠”指的是翠鸟的羽毛。古人为何抉择翠鸟的羽毛?肖玉妹解释,一是由于色彩绮丽,二是这种鸟羽的色泽在鸟死后没有变化。翠羽根据部位和工艺的不同,可以浮现出蕉月、湖色、深藏青等不同颜色。在不同的光芒照耀下,翠羽的颜色也会发生变化,色泽流转动听。

  “‘翠’是青色,代表的是中国传统文化。”肖玉妹介绍,“翠”在古代象征的是权力和地位,只有十分尊贵的人才会使用。“青色,加上羽饰文化,再加上翠鸟羽毛独占的色泽,这些都是中华五千年位置权利的象征,无可替代。”

  争议从未结束

  近些年,跟着清宫剧的热播和国潮文化的崛起,越来越多点翠制品受到消费者青眼。但对于点翠的争议从未停滞过。

  “有人说点翠需要活体拔毛,这是误传”。肖玉妹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无奈。

  作为非遗传承人,她时常到学校和社区介绍并展示点翠文化,总有人当面质疑她:“这要活体拔毛,太残暴了”“假如你的不是活体拔毛,就不是老工艺”等等,弄得她又气又恼。

  肖玉妹摆出本人的论据。有些大件的古物修复需要较多的翠羽,而翠鸟应激性较强,不合适人工养殖,不大可能存在“活体拔毛”的做法。“咱们不可能在家养一群翠鸟,等着拔毛吧?”而翠鸟逝世后,羽毛的颜色和色泽并不会转变,也不用这么做。

  肖家用于点翠的鸟羽,还是肖广春1992年从广州买进的,他们从不必来路不明的鸟羽。因为多次搬家,当时购买翠羽的收据已经找不到了,肖广春拿出当年在广州拍的照片作为佐证。

  果壳网科普作者也提出“活体取羽”并不可行。作者以为,从古到今,翠羽基础都是附在翠鸟尸体上运输的,“如《宋史》记录‘去年交趾(越南北部)献翠毛五百尾’,尾是鸟的量词;2019年3月深圳海关查获的翠鸟走私案,也是222只鸟尸而非拔好的羽毛。”

  也就是说,即便不活拔,翠鸟也会为此失去性命。

  翠鸟种群数量较小,很难实现人工规模养殖。“海内的翠鸟大略有11种,分布较广,但对栖身地请求较高。水域水质需良好,有足够的食品,人为烦扰较少的环境才适合翠鸟生存,这些特色也决议了它种群数量较少。”北京师范大学动物学教学、兼任国际鸟类委员会委员张正旺这样说明道。他曾屡次参加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录》论证工作。

  张正旺还提到,野生鸟类性子十分烈,与人接触后会进入高度应激状况,这也导致很难实现人工范围养殖。“而且翠鸟个别是在土崖壁上穿穴为巢,或者在原野堤坝的地道中,它会挖一个很深的洞再做窝。人工养殖不这样的前提。”

  动物保护与非遗传承

  点翠常用的是普通翠鸟、白胸翡翠和蓝翡翠。

  今年2月1日,白胸翡翠被纳入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录》,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范围。一般翠鸟、蓝翡翠则为“三有保护动物”,即国家保护的有主要生态、迷信、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。

  2月,北京警方破获一起非法出卖、收购可贵濒危野生动物白胸翡翠制品案件,被网友称之为“点翠第一案。”

  依据“安全北京”颁布的案件信息,警方接到举报后,把持了犯法嫌疑人闫某某,在其家中起获107件点翠头饰、项链等野生动物制品。经鉴定,这些均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白胸翡翠鸟羽毛制品。

  本来,自2018年底以来,闫某某在不存在野生动物驯养滋生允许和经营利用许可资质,且明知不得非法交易白胸翡翠鸟制品的情况下,通过网络平台,收购白胸翡翠制品等点翠工艺品,再通过某电商平台上自营的古董首饰网店,以数百至上万元不等的价格对外销售牟利。

  2月14日,闫某某被北京向阳公循分局以非法出售、收购贵重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刑事扣押。

  谈起白胸翡翠列为国家二级掩护动物的原因,张正旺表现,白胸翡翠固然散布较广,但数目稀疏。此外,白胸翡翠较早面临着被非法猎捕的危险,将其列入《国度重点保护野活泼物目录》,也是为了避免它被适度猎捕和应用。

  肖玉妹家中还有多少百张家族传播的翠羽,以及之前制作的点翠制品,现在已不能流畅。

  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甘仕荣先容,在2021年2月1日前制造的点翠制品不违法,当时白胸翡翠还未列入《目录》,购置或者携带亦不守法。

  在新名录出台后,相关的点翠制品不能继承在市场上流通,如果进行收购、出售和运输,则冲撞刑法。相关的翠羽或制品应继续存留,或者上交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或市场监视治理部门。

  “如果取得批准或专用标识,则可以出售和购买。”甘仕荣表示,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规定,因科学研讨、人工繁育、大众展示展演、文物保护或者其他特别情形,需要销售、购买、利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,应该经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国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分同意,并依照规定获得和使用专用标识,保障可追溯,但国务院对批准机关另有划定的除外。

  对于非遗手工艺项目中波及野生动物保护的案件,甘仕荣表示,这类案件较少,总的准则是对野生动物的保护优于对非遗手工艺项目标传承,非遗项目能够斟酌使用其他替代材料。

  “点是技艺,翠是文明”

  肖玉妹也在尝试新的材料。她最近用染色鹅毛做了一些首饰,也很优美,虽然仍有人不买账:“你点上的是鹅毛,能叫点翠吗?”

  行业内的其他从业者也在尝试改革。

  一位点翠从业师此前在接收媒体采访时表示,库存翠羽存量在2019年底已经耗费得差未几了,2018年之后仅偶然作为装点、售后、修复等使用,现已经不再使用翠羽了。团队曾缭绕点翠原材料进行革新,推出完整非翠羽羽毛镶嵌珠宝系列,应用的鸟羽均为农业副产品,比方家禽或宠物脱落羽毛。

  点翠师刘先生从事这一行业也有多年,他告知记者,如今点翠更多是使用动物园或花鸟市场中鸟类掉落的羽毛,其中鹦鹉和孔雀的羽毛使用得较多。除此之外,还有人用染色的鹅毛或者丝缎等物资,原材料虽然产生了变更,然而点翠的工艺没变。

  “传统的点翠工艺强调翠羽的作用,翠羽颜色变化多端,极具欣赏价值,这是其他羽毛无奈替代的。但因为点翠制品价钱较高,加之动物保护观点加强,良多花费者也逐步接受仿点翠制品。”刘先生说。

  对于肖玉妹来说,她并不担忧“点”这项技艺会失传,更在乎的是民众对“翠”这种文化的误会。

  “除了‘活体拔毛’的曲解,还有人感到点翠只是一种帮助工艺,不应列入非遗名目。”她只得搬出《说文解字》《周礼》等古籍中对点翠的记载,“点翠的青色,最能代表东方,代表中华文化。”

 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点翠,肖玉妹接下来盘算用非遗项目经费写一本书,专门介绍点翠的历史文化。至于留存的翠羽和相干制品,她生机能用于文物的修复,许多博物馆的点翠制品已经残缺。

  她还想着将此前的制品拿到博物馆或者学校展出,让更多人了解这项非遗技艺。

  “点是技艺,翠是文化。”肖玉妹坦言,如今可以用其他材料替代翠羽,将这项技艺传承下去,但仍是希望大众可以更好地了解翠的文化,不要误解它。

  而对于点翠引发的争议,有动物保护网友评论:“我老是认为天然之美高于人工之美,即便它是传承的宝物,即便它是天价文玩,即便它是国粹头面,也永远不如在飞羽精灵身上好看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

【编纂:房家梁】